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馆陶旅游 > 资讯杂谈 > 正文

金世纪地产集资案爆发3年多债权处置为何难前行?

发布日期:2018-9-16 下午 01:42:10 浏览:58

来源时间为:2018-04-28

原标题:“红通人员”史虞豹被取保后再被羁押邯郸“金世纪地产”民间集资大案未了局

邯郸“金世纪地产”民间集资案爆发3年多来,善后事宜进展缓慢,这个拥有大量资产的企业,债权处置为何艰难前行?

□本社记者李晓磊发自邯郸、苏州

没等处理完公司事务,今年2月9日晚,史虞豹又被关进看守所。这名上过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名单的商人,去年6月从香港飞回内地自首,虽然先获得取保候审资格,但未能熬过最长12个月的期限。

再次失去自由的史虞豹看不清未来之路,他旗下的“金世纪”地产版图,也正遭遇瓦解。1963年出生在福建厦门的史虞豹,是河北邯郸金世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邯郸金世纪)董事长。在当地,这是一家龙头企业,从2008年开始他们卷入民间集资,至2014年崩盘。

随着史虞豹跑路,邯郸多个开发商集体违约的多米诺骨牌也被推倒。这类现象,已成为三线城市房地产企业发展的缩影。

民主与法制社记者获悉,邯郸金世纪民间融资涉案金额超过30亿元,在3840名投资者中,除普通群众外,还有政府公务员。

不同于一些民间集资的“空手套”,邯郸金世纪名下有大量可变现资产,且当地政府成立了帮扶工作组,可3年多过去了,该问题仍未解决。各方力量的角逐,让该事件愈加复杂。

“金世纪”集资史

刘飞(化名)很清楚,邯郸金世纪的债权处置将会越来越困难。作为众多债权人选出的代表,他也曾和别人一样,无比信赖金世纪,现在只能望洋兴叹。

这个在当地被称之“标杆”的企业成立于1999年。多年打拼下来,史虞豹除构建了强大的地产商业王国外,还分别在邯郸馆陶县、邢台广宗县成立了秸秆发电厂。

史虞豹的野心还不止如此。2009年,他还在山东省成立临沂金世纪;2010年,又到江苏省成立苏州金世纪,并买下阳澄湖附近300多亩土地。

所以,在很多人看来,这样一个企业怎么会崩盘?史虞豹说,他们之所以在2008年吸纳民间资本,是因为当年拿到邯郸一个城中村改造项目,“因政府不作为,造成资金链断裂”,迫使公司进行民间借贷。

而金世纪融资手段主要有“八佰汇”“十年商铺”“购房诚意金”“凯胜投资”等,涉及最多集资户的是月息二分五的短期融资,每三月一返息。

因为连续多年投资者都能领取利息和本金,凭着“口碑”,邯郸金世纪融到巨额资金。据多名债权人代表统计,该公司民间融资本金达19亿余元,另有银行贷款10亿多元。中央电视台当年报道称其融资34亿元。

刘飞对记者说,3840户仅是表面,因为很多小户拿钱凑单,实际上集资户有数万人之多。正是因为这个庞大的体量,2014年公司崩盘后,影响到了邯郸的畜牧、养老、矿产、建筑等多个领域,市政府也因此陷入史无前例的忙乱之中,并疲于应对维稳压力。

邯郸金世纪为什么在2014年崩盘?史虞豹称,当年公司旗下的“新能电力”,与国内某知名券商签署协议,准备次年上市,“于是本人对外宣布,暂停偿还本金利息。”按照他的想法,准备在上市后,进行本利归还。

但是,这个决定很快被谣传,并引起投资人恐慌,造成大面积挤兑,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史虞豹自称不断遭威胁后,便利用他的香港居民身份,于2014年7月去了香港,官方称之跑路。

这一走,大量集资户只好去政府施压。无奈,邯郸市政府成立了针对金世纪民间集资的帮扶工作组,但不具备处置公司资产资格和权力。市政府一副秘书长担任组长。

国内一些财经媒体则称,金世纪崩盘是因两名股东撤资,“史虞豹预感房产形势不妙,将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其妻子,并通过多种渠道将资产变现,抽空公司资金而跑路”。

但史虞豹不认可此说法。史虞豹跑路后,很多人将希望寄托在公司固定资产上。依照中央电视台报道,邯郸金世纪资产在45亿元到50亿元之间,这远远高于负债情况。

托管之谜

史虞豹去香港前三天,给一个债权人代表打过电话,这位代表不想让他躲,希望能把手里资产变现,但当时,史虞豹和债权人代表之间缺乏信任。

不过,他想了自救办法,先让别人找到北京一家知名国企a公司,希望收购邯郸金世纪。a公司派了团队到邯郸调研后,口头对其资产做了50亿余元估价。

刘飞透露,就在双方准备合作时,不知什么原因,其中一个叫李梅(化名)的债权人,带着另外几人托管了邯郸金世纪,迫使a公司撤出,“此时,李梅并没拿到授权”。

“但李梅等人还是迅速参与公司事务。”刘飞说,“她先找到石家庄一个公司介入,可他们通过各种关系和该公司老总搭上话后,对方答复称‘并不参与’。”

至此,多名债权人代表开始和李梅产生矛盾。他们商议后,决定自己找接管团队。

于是,刘飞带着几个人到北京,又找到国企a公司,以及另外的b、c公司。几方开了一次研讨会后,计划由a公司接管金世纪两个电厂,b公司负责接下住宅及商铺,c公司则接管在建工程。

刘飞等人觉得,如果照此执行,金世纪危局基本可解。回到邯郸后,他开始联系官方与3个公司负责人见面,但计划最终流产。

刘飞告诉记者,当时c公司一个副总说了句“邯郸是非法集资重灾区”,这句话激怒了政府领导,直接导致合作没成功。

事情陷入僵局后,最早表示不参与金世纪问题的石家庄那家公司,在李梅运作下,还是参与了进来。据介绍,该公司只对金世纪财产进行了清查,并确定了以息顶本方案,“这样一来,原来本息30多亿元,现在只剩十几个亿了。”为了能拿到钱,债权人普遍表示认可。

但石家庄这家公司组织完清产核资及评估后就撤了,再无下文。

后来,李梅只好和邯郸方面有关人士到香港找史虞豹,让其在2014年11月13日与他们签订授权委托,让她全权处置金世纪一事,受托管企业高达16个。其中就含被广大债权人寄予厚望的苏州金世纪。

也意味着,李梅团队在2014年7月到11月间,对金世纪的托管没有史虞豹授权。李梅则未向记者回应此质疑。

苏州土地款去向存疑

2011年,史虞豹通过挂牌,在苏州市相城区阳澄湖镇先后购置两块土地,其中“批发零售和乡镇住宅用地”255亩,“住宿餐饮用地(宾馆)”30余亩。两宗地的5亿多元,多来自民间融资。

众所周知,阳澄湖由于大闸蟹品牌,早早带动了旅游与地产,所以这两块地的潜力可想而知。拿到土地后,史虞豹并没大规模开发。2013年,他将苏州金世纪全部股权转让给儿子支金高。在此之前,苏州金世纪股权已有过多次变更。

支金高接收股权后,开始动工建设。但是,他手里并没有大量资金流,于是向沈某龙、陆某文、朱某、陆某平、王某平、平某军借款数亿元。

2014年7月1日、7月21日,这些人先后与支金高签订协议,将苏州金世纪全部股权转到他们手里。不过,在《股权回购协议》里注明,支金高归还本息后,股权也要归还。8月27日,平某军将自己持有苏州金世纪的10股权转给了王某平。

邯郸官方资料称,至此“史虞豹、支金高丧失了苏州金世纪全部股权”。

不久后的2014年10月14日,支金高因涉嫌犯骗取贷款罪,被厦门市公安局莲前派出所抓获,但直到2015年3月24日才被逮捕。后羁押于邯郸市第二看守所,当地法院对其判刑两年六个月。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1月28日,邯郸市公安局冻结了苏州金世纪的全部股权,冻结期至当年7月28日,在这期间公司股权禁止买卖、转让等。但在距冻结期还有10天结束时,沈某龙等人与新城控股子公司——苏州新城创佳置业有限公司(简称苏州新城)签署股权转让合同。至于这桩生意如何促成,记者联系了其中一位代持股人士,对方并没正面答复。

从2016年9月23日,新城控股发布的公告来看,他们子公司花了10亿余元收购了陆某文、王某平以及沈某龙所持的苏州金世纪100股权。

后期,有专业房地产土地评估公司,对这两宗地做出了30亿元的评估价。多份数据显示,两宗地周边的低价,远远高于苏州新城的收购价。

依据新城控股公告,这10个亿资金的分配,优先清偿苏州金世纪债务,剩余部分才是股权转让的对价。

苏州金世纪有多少债务?刘飞说,据他们统计,对外借款有4亿元,另外欠缴苏州市国土部门土地滞纳金约7500万元。有关这笔滞纳金,新城控股在公告中确认的具体数字为7428.61万元,这笔钱由该公司出。

刘飞告诉记者,算上外欠3500万元工程款,苏州金世纪合计负债5.1亿元。这些债务中,就包含着陆某文、王某平以及沈某龙等人的借款。另据官方数据,苏州金世纪还欠邯郸金世纪2.3亿元。

为此,刘飞算了一笔账:“按照10亿元交易价,偿付5.1亿元负债、支付2.3亿元款项给邯郸金世纪,仍有两亿多去哪了?”

另外,新城控股收购苏州金世纪土地后不久,再次发布公告,宣布与苏州碧桂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合作开发两块地,并出让了苏州金世纪公司一半股权,交由碧桂园控制、处理。

此后,他们迅速建设了苏州湖畔樾山项目(备案名为“金双湖花园”)。公开信息显示,该项目建筑面积45万余平方米,均价在1.3万元左右,目前已基本销售完毕。按此计算,实现合约销售额58亿余元。

难了身后事

支金高被羁押期间,通过律师才得知苏州金世纪股权被卖了,所以他马上委托律师处理相关事务,并于2016年10月24日在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起诉了苏州新城、苏州碧桂园及沈某龙、陆某文、王某平等人,要求法院判决有关苏州金世纪的系列转让合同无效。

2017年初,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了此案。但苏州新城以管辖权异议,向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后被驳回。至今,该案多次开庭,但一直没宣判。

这期间,在香港躲了快3年的史虞豹发现公司的资产处置日趋复杂,于是在2016年10月份解除了对李梅的委托,并与2017年1月与刘飞签订了委托协议。此时,刘飞却发现,他虽拿到授权,但李梅的团队成员一直不走并持续至今。刘飞对此束手无策。

所以,在债权人代表以及律师动员下,2017年6月17日,史虞豹返回内地自首,当天被取保候审。虽然获得相对自由,但在金世纪托管团队的控制下,史虞豹也几乎无法决定公司事务,包括他被切割出去的两个电厂。

据介绍,他也动员了上海一家公司收购邯郸金世纪,对方希望史虞豹能以实际控制者身份出现,可他办不到。所以,这一合作没落地。刘飞说,今年春节前,经过市里的领导协调,准备让某银行下属企业接管,现在仍处于洽谈中。

让众多债权人不解的还有临沂金世纪。2010年2月,史虞豹摘得临沂市山东医专旧校址地块,总占地107亩,后来建设住宅26万平方米,商业楼盘16万平方米,地下建筑10万平方米。邯郸金世纪民间融资案爆发后,临沂项目被查封。

经过一系列演变,负责托管邯郸金世纪的团队,2015年8月确定让山东鹏飞置业有限公司(简称鹏飞置业),用1.5亿元收购临沂市金世纪。

官方资料介绍,鹏飞置业先付了500万元保证金,2015年9月又向邯郸金世纪付款1000万元。邯郸金世纪方面表示,这笔钱,已用于支付邯郸金世纪花园项目续建工程款、贺庄村回迁过渡费等。

至于另外1.35亿元,邯郸金世纪方面表示,准备用这笔钱抵民间集资款,但鹏飞置业拒绝付尾款。鹏飞置业的理由是,他们付了一部分款项后,邯郸方面未按约定先将临沂金世纪51股权过户给自己,而且临沂金世纪一直处于查封状态。

邯郸方面则称,与临沂金世纪暂停股权转让,是因为鹏飞置业未与邯郸金世纪部分集资参与人签订具体偿还协议。

记者注意

[1] [2]  下一页

最新资讯杂谈
  • 馆陶大事件10-09

    来源时间为:2017-5-18火灾现场2017年5月18日下午一点左右“维拉庄园”某业主家失火,物业经理:朱敬武收到消息后,立即组织物业人员迅速赶往失火现场,实……

  • 2018德国文化周正上演企业向保洁和安保人员致敬2018德国文化周正上演企业向保洁和安保人员致敬10-08

    来源时间为:2018-09-119月7日—13日,2018德国文化周暨第八届德国商品青岛展销会在青岛市北区馆陶路德国风情街隆重举办。展会现场,德国民……

  • 馆陶县农村环卫一体化项目中标公告10-08

    来源时间为:2018-05-18项目名称:馆陶县农村环卫一体化项目项目编码:hb2018042140020008项目联系人:张松涛项目联系电话:0310-570……

本周热点
  • 没有资讯

  •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