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馆陶旅游 > 百姓生活 > 正文

观点1 1:“三年四升迁”的29岁代县长因啥“病”辞职?

发布日期:2018-9-14 上午 10:05:39 浏览:11

开栏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客观、理性公正。

“三年四升迁”的29岁代县长因啥“病”辞职?

背景:因“简历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的河北省馆陶县29岁代县长闫宁事件有了新进展——闫宁“因病”要求辞去现任的馆陶县委副书记、政府代县长职务,河北省邯郸市外宣局已向记者证实此事属实。

新京报发表社论:闫宁从包村干部做起,20出头当上副科级,三年内四次升迁,有望成为中国最年轻的县长。然而,升职过快,加之被指学历造假,导致舆论对其质疑层出不穷,值此敏感时刻,闫宁突然又“自愿辞职”,更为此事平添几多疑云。按干部选拔制度,闫宁每一次破格提拔,之前须公示,这样的公示是如何进行的?公示有没有引起议论和质疑?相关部门又是如何对待这些议论和质疑的?人们都不得而知,但从“简历事件”引发的舆论风波看,相关公示程序并没有起到公开信息、厘清疑点、平息异议的效果,而这,正暴露出各地干部公示的弊病。其一,公示的范围各地不一,报纸、电视、广播上播报是公示,机关大院内贴张纸是“公示”;访问不畅的地方政府网站上一则公告也是“公示”。而且公示的时间也不规范,重庆涪陵区一次干部任前公示,7天公示期竟然6天都是春节假期。不知闫宁的任用公示具体是怎么操作的。其二,公示内容简短、空洞。除姓名、年龄、学历等之外,很难看到有价值的信息。以闫宁为例,年纪轻轻就破格提拔,其个人能力的超群之处,理应给民众一个说明,其主要工作实绩,也应大大方方地展示。完善干部公示制度要提上日程。如云南省委组织部曾公示干部在任现职期间的主要工作实绩,宁夏石嘴山市曾将干部的特点与不足、民主推荐和考察测评的票决等情况进行公示,浙江嘉兴公示干部配偶、父母、子女等家庭成员的社会身份等。这些都值得肯定。让干部公示更规范,信息更丰富,保障公众知情和参与权,应是干部公示制度的改革方向。

小蒋随想:这个世界确实有天才,比如中科大少年班那些“神童大学生”,在别人读中学的时候,神童已然“跳级”读完大学。但是,天才毕竟凤毛麟角,天才也只是在其个人智商与学习成绩方面突出。不得不说,在行政领域,出不了天才。因为,行政是一个系统架构,行政不是“一个人的战斗”。就闫宁来说,三年四次升迁,在每个岗位上的工作时间不过9个月,还要刨去春节、国庆节、双休日等一系列的休假,剩下的那点工作时间,相对于行政机关总是“研究再研究”的氛围,考虑到在每个新岗位上熟悉工作所需的时间,鉴于一项工作从计划到实施、再到见效的客观过程,其能拿出多少实实在在的工作成绩?如果某人拿不出什么“干货”,还在频频“被升迁”,人们只能根据世俗的经验来理解——此人恐怕有“背景”。否则,无法解释几次三番、无来由的“破格提拔”。多年前有段相声是这么说的“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不服不行。”换言之,只要是某些领导定了的事、看上的人,无论别人怎么质疑、如何不解,都不能改变。不得不说,如今的一些公示已然演变为“符合程序的走过场”,哪怕有人提出疑问,质疑声也可能被“屏蔽”,久而久之,某些想质疑的人也不再“自讨没趣”。对群众来说,还没认清那些“屁股都没坐热”的干部的相貌,干部就又要升迁,谈何实质性的监督?当然,如今有了互联网,什么事来个网友曝,经过大范围的网友板砖与口水,某些禁不住推敲的人和事就招架不住了。闫宁“因病辞职”,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体面的“离岗”,人们仍然没有看到闫宁到底有什么实质性的成绩。至于闫宁多久之后会“康复复出”,仍然有待观察。

“养命钱”被骗提暴露公积金管理各自为政

背景:未婚的黄小姐近日突然“被结婚”。原来,一名聂姓男子伪造与黄小姐的结婚证和她的房产资料,提走了她的住房公积金。

广州日报发表连海平的文章:这些天,网上个人信息大泄露事件闹得沸沸扬扬,许多人恐怕都不清楚,公民的个人信息泄露有多可怕。黄小姐的遭遇正好就是现实的例子:平白无故“被结婚”,公积金不知不觉被提走,可谓祸从天降。尽管公积金中心说,会注销聂某的申请表,将公积金追回来,不会对黄小姐的公积金提取产生任何影响。但即使追得回,此事也给黄小姐带来不小的困扰。而且,每一位读到这则新闻的街坊都会担心:这种事会不会落到我的头上?这种事会不会落到我们的头上,谁也不敢打保票,网络信息风险对谁都一样,而且这种风险只会与时俱“增”。公民当然应该有自我保护意识,并尽可能防范自己的账户被盗,但更大的责任不在我们身上。就黄小姐的遭遇——房产资料轻易地被泄露出去、公积金管理中心仅凭一张结婚证和房产资料就给对方提取公积金——暴露两漏洞:公民信息保护不力、办理程序有瑕疵。两问题叠加,使公积金盗窃行为得以发生。个人信息保护,需要法律更给力。在许多国家,对隐私、个人数据的保护都有专门的立法,而我国对相关行为缺乏刚性的法律规范,致使非法披露、出售、提供信息,或者以窃取、购买等方式非法获取信息的现象大量存在。办理程序漏洞则需要及时“打补丁”,不能听之任之。

小蒋随想:前段时间,我因为别的事要开一个住房公积金缴存证明,当时咨询公积金管理中心得到的答复是,要么我本人亲自去,要么是由单位人事部门经办公积金的人去,不接受其它代办。当时我就明白了这涉及隐私与资金安全,是一种保护举措。开证明尚且要自己去,支取公积金更不能由他人代劳。但是,各地的公积金管理中心的管理规章未必相同,公积金管理中心也有分中心。比如,中央国家机关有专门的公积金管理中心,它与社保的公积金管理中心是分开的。所以,本例中的黄小姐“被结婚”、被骗提公积金,恐怕也是公积金管理中心规章与尺度不同、执行存在差异的结果。在开公积金证明的同时,我又开了一张社保金缴存证明。社保中心的说法又与公积金中心截然不同,社保缴存证明可由任何人代开,只要求提供缴存人的身份证与复印件。这里面有没有漏洞呢?如果有人伪造他人的身份证并复印,会不会导致社保金受到威胁?当然,这仅仅是一种猜测。我想说的是,不同的规定,不同的尺度,不同的经办人,不同的关系户,最终可能导致不同的结果。而对于社保金与公积金等“养命钱”,最根本也是最重要的要求是安全。

你可能会喜欢
    没有相关百姓
最新百姓生活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